您好,欢迎来到中国三七科技协同创新网!

会员名: 密码: 注册 办公系统 忘记密码?

联系我们

电话:0871-65521336(兼传真)
Q Q:2994576788
地址:昆明市高新区科高路2188号

行业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研究

增速向下 希望向上

来源:E药脸谱网  发布时间:2015-10-28 10:26  浏览:904 次

今年是“十二五”收官之年,这个档口的规定动作是总结过去,展望未来,并制定企业之后的发展规划。跟5年前的信心满满相比,现在大部分企业的状态是焦灼与迷茫。虽然2015年医药产业政策环境变化频出,总体带着“拨乱反正”的意味,但接下来实施效果的不确定性,再结合中国经济将要持续走低的预判,该为今后公司发展设定怎样的增量与增速,是医药产业的企业家们正在思考的问题。

 不止是企业,工信部在制定医药产业“十三五”规划时同样如此。工信部消费品工业司副司长吴海东在中国医药企业家年会上发布了中国医药工业上半年增速为9%,创15年来最低,“‘十三五’期间确定怎样的发展速度才是科学合理的,非常纠结。”

适应环境,实时调整预期规划是部分制药企业应对于此的方法,医药上市公司众生药业过往是与国家的整体战略规划合拍,5年制定一次公司发展的总体规划。现在其总经理陈永红表示,接下来的众生药业的规划可能会以3年为限,或者更短,这样才能跟紧整个医药产业发展变化的节奏。

政策大年

2015年是一个绝对能够载入医药产业发展史册的一年,不止是因为医药产业的增速首度降至新世纪以来最低,更因为这一年频繁发布的医药产业相关政策文件,涉及部门之广,数量之多,基本上可以匹敌自2009年医改以来的全部。

在今年已经发布的政策文件中,最被业界关注的是两个:5月5日发布的《推进药品价格改革的意见》以及8月18日发布的《国务院关于改革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的意见》。未发布但却已经讨论的热火长天的,另外一个业界分外关注的政策是关于医保支付标准制定规则的相关文件。

最有争议的也是两个,一是《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7号文),另外一个国家卫计委出台《关于落实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指导意见的通知》(70号文),争议之处在于本来出发点良好的药品招标政策,在演化中逐渐成为了“降价”的代名词,在国家提倡简政放权的当下,药品集中招标采购过程中仍然充斥着变相的行政审批。

其实,对上述文件的所有争议几乎都是围绕着医药产业的发展应该如何协调市场机制与政府作用之间展开。

比如药价改革。人社部原副部长王东进在中国医药企业家年会上讲述了他对药价改革的几点思考,他认为药价改革可以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稍有不慎就可能重复“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局面。
接下来政府部门、医药产业该如何理性对待药价改革?针对这一问题,王东进提出了“六个不能”和“一个正确定位”。

“六个不能”包括不能把药价改革解读为药价放开;不能把药价改革曲解为管理部门更换;不能把药价改革误读为医保决定价格或医保支付价格;不能用政府招标定价取代市场形成价格;不能把药价改革片面理解为降低药价;不能就药价改革论药价改革。一个正确定位就是要理性对待药价改革,相关政府部门应端正态度、找准定位。

比如对《国务院关于改革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的意见》中制定限制类和鼓励类药品审批目录的做法。虽然CFDA药品注册司的官员一再申明此目录的目的不是禁止企业申报,而是为了合理配置资源,但是显然业界对此并不买账,“全国医药市场如此复杂多变,哪个部门能够决定市场的情况?”这个规定里面仍然存在行政审批的影子。

政策改变已经开始,但其带来的产业影响还在进一步的发酵中,政策的不确定性是接下来医药产业从业者们需要面对的最大经营成本。而这之中影响政策未来实施效果不确定性的主要因素就是涉及到医药产业链条上的各个监管部门之间,在各自定位上是否可以达成共识。

事实上,医药产业当前遇到的几乎所有问题均来自于市场化的改革。中国正处于一个思想碰撞的时代,什么样的观点都有,医药产业也是如此,所以“希望下一个30年内,中国企业家的主要精力真正花在应对市场的不确定性,研究消费者的偏好,研究市场和技术的变化,而不是忙于应付政府政策的不确定性。”这是经济学家王维迎对中国经济改革的期望,同时也是中国医药产业内的企业家对之后医药产业政策走向的期望。

触网之道

2015年另外一个可能被载入医药产业发展史册的原因是,这一年产业中几乎所有企业都在酝酿或者宣布自己的触网计划。“互联网+”成了时下最热门的词汇,谁要是不“+”一下,感觉就跟不上潮流。“如果2014年以BAT进入互联网医疗为标志成为公认的医药互联网元年,E药经理人独家研判2015年铁定成为制药企业的互联网元年。”E药经理人杂志总编辑谭勇在中国医药企业家年会上表示。

事实上,传统的制药企业关注互联网,趋势使然是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希望在医药产业政策发展的不确定性中,寻找一个自身突破的出口。“虽然行业监管部门的思维可能还停留在工业时代,但是我们作为企业应该去主动拥抱互联网,相信互联网一定能够改变这个产业。”康恩贝集团董事长胡季强表示。

那么互联网来了,传统企业怎么办?

马云有一个形象的比喻,“坦克装上翅膀未必是飞机,坦克就是坦克,只有飞机和坦克完全的结合,才能有未来”,“互联网+”当然也不是简单的“互联网+传统产业”,而是利用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让互联网与传统行业深度融合,创造新的发展生态。传统产业与互联网结合,不仅要进行要素重组,而且要产生一系列“化学反应”。

康恩贝与互联网之间的“化学反应”从加强与消费者的有效和精准链接开始。2015年是康恩贝公司发展中的互联网元年,通过并购可得网、珍诚在线等医药电商公司,开始踏足医药互联网领域。胡季强认为传统企业接入互联网,无论是“互联网+”还是“+互联网”,核心问题是解决跟消费者链接问题,一切能跟消费者链接、互动的方式就是最有效和精准的方式。“今年下半年,康恩贝还会推出一系列的措施增加与消费者之间的链接。”业绩说明,康恩贝的做法取得了效果,“康恩贝去年营业规模增长28%,利润增长40%,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增长31%,净利润增长50%以上。”

虽然互联网火热,但并不能包治百病。所以在“触网”之前,我们必须弄清楚一个问题:互联网不能颠覆的是什么?

比如对餐饮企业来说,不能颠覆的自然是“好吃”,不管是互联网模式也好,传统模式也好,餐馆必须有“好吃”的菜品,这是王道。如果光有互联网思维,忘了“好吃”这个根本,餐馆倒闭是迟早的事情。

同理,对于传统制药企业而言,不能颠覆的自然是满足未被满足的医疗需求,这离不开企业对产品创新整个链条中的技术研发、生产制造和供应链管理的扎实工作。而互联网作为工具,为制药企业提供了一种能够与患者更密切沟通的快捷与便利方式。

必须承认,制药企业过往对患者的关注度是不够的,它们将更多精力投注到产业政策制定者、医院、医生等环节上。而互联网时代,这一切将要改变。随着医疗信息壁垒的慢慢破除,患者作为医疗服务的买单方,其身份将会演化成消费者,而消费者对事物的判断只有两类:有用或者没用、喜欢或者不喜欢。

所以,“一些想走捷径的人”希望利用互联网迅速获得商业成功,甚至把其他环节都外包了,主要放在营销环节上,从而圈来资本市场的钱,短期来看没有问题,但从长远出发,并非可取的触网之道。

2994576788